更多>>方志动态

宁明军民抗日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4-19 15:07:00  | 来源:《宁明县志》

  民国28年11月至34年7月,日军3次人侵本邑,他们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激起我军民激烈的抵抗。  

  民国29年(1940年)7月16日上午7时,驻扎在明江县东安街的日军二三十人到思乐县东闸村那八屯抢掠财物,村民阮维臣、黄子清、何孔诗组织民众伏击,敌死伤8人,其余逃窜。  

  同年,明江县西靖乡凤和村村民郑木群,用戈矛刺死1个强奸妇女的日本兵。思乐县那楠村民黄恒保,打死1名抢猪的日本兵。  

  民国29年8月初,日军2万余,由明江、宁明、龙州、凭祥4县分道入侵越南,部分路经爱店。扼守爱店一线的汛警大队第2大队长李国安率部与日军浴血苦战。先于8月9日在峙浪交战。9月21日在爱店再战。21日上午8时,汛警大队爱店自卫队首先占领要地,待日军进入有效射程后,一齐开枪射击,毙敌50多人,汛警队牺牲24人。次年群众募捐修建烈士墓碑,以作纪念。  

  民国29年8月12日,驻北江乡良安村的日军百多人,渡过萦江南岸,往驮关、英明、那关、上松等村劫掠,被思乐县自卫队大队副梁荣卿及县府督练官粱玉芳率部200余人,在各村附近伏击,敌当即死伤多人,在溃退过江时又溺死3人。  

  民国29年8月13日,日军在宁明架设浮桥准备向思乐进犯。思乐县自卫队利用洪水瀑涨,在上游的那关屯砍松木2000余株投入江中,冲毁浮桥。  

  民国29年10月至30年4月,广西学生军第一、四中队(内有共产党员),先后到思乐、明江、宁明、东安、峙浪、爱店、那梨、九特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他们写标语、出壁报、演话剧、教唱抗日歌曲,或组织成人识字班,男女青年夜读班等,开展抗日宣传,发动和组织人民进行抗日救国斗争。就在学生军初到不久,住东安街的学生军袭击日军运输车,俘敌1人,缴获一批罐头食品等。  

  民国32年冬,中共广西地下组织爱店支部,在当地组织40多名青年抗日救国队,发动群众抗日。  

  民国33年,思乐县组织自卫大队(辖3个分队),配官兵700余人,海渊、北江、那堪等乡组织义勇队,配官兵300余名,在思乐县内开展抗日活动。  

  民国33年12月4日,日军约一中队由明江沿公路向思乐进犯。思乐县自卫队大队长李荣率二中队,于东闸村对河高地布防,大队副凌杨威率一中队于龙显村渌印屯附近的佛子岭布防,阻击日军。下午1时半打响,战事持续2小时,毙敌7名,伤3名,敌溃退,自卫队无伤亡。  

  同年12月,思乐县府派自卫队一中队一分队官兵32人,于乐勤村布防,监视北江之敌。13日,日军扎竹筏欲渡河,自卫队分兵于乐勤村附近和海北路边坟地埋伏。下午1时,敌20余人渡河,沿海北路进犯。自卫队待敌接近200余米才以机枪扫射,双方对打2小时。毙敌4名,伤8名。驻北江之敌以小钢炮隔河向自卫队猛轰,并派援兵反扑。自卫队退回雷帽村高岭监视。敌退回北江。  

  附:爱店抗战阵亡汛警士兵烈士碑文  

  前岁敌侵桂南,去秋龙区再陷。逊老侧身边务,轸念时艰,夙夜焦思,时筹对策。关于两明、思乐一带边境,地当要冲,苦无防军驻守,乃与龙区李专员新俊商派李君国安任汛警第二大队长职,率队驰往扼守,以遏制敌寇,而为治安。八月初,倭寇乘欧局转变,法败降德,即集合寇兵二万余众,由两明、龙、凭四县,分道深入越南,以图掠踞。是时李大队部扼守爱店一线,首当其锋。虽挥队截击,浴血苦战者凡两阅月,冲杀于长桥、峙浪、爱店等处,尤以八月九日之峙浪、九月二十一日之爱店两役最为悲壮,均能前赴后继,踊跃效命。如黄班长等全班之悉数成仁,覃大队副等之奔冲负伤,卒能牵制敌寇,使其不能安然入越,其临难不苟,亦足多矣!当兹大敌出没边防益急之际,缅怀是役殉国士兵,其忠勇抗敌精神 实足振奋同侪,发扬国光,逊为发起募资,建坟场竖丰碑于爱店山阳,以宏纪念,而资观感。凡我边区军民,共睹英风凛凛而益思奋勉,同磋国仇未报,而倍增策励,是为记。  

  烈士芳名:  

  少校中队长 梁拔清容县人,病故。  

  严毓壁雷平人,闭文英雷平人,梁茂盛雷平人,农建华雷平人,陆斌崇善人,梁如辉雷平人,王进斌凭祥人,李桂生贵县人,黄福川龙津人,曾建文凭祥人,黄作汉雷平人,严毓光雷平人,邓汉英崇善人,赵齐昌雷平人,梁庚细雷平人,梁卓立雷平人,黄崇谨同正人,李英发雷平人,梁英光雷平人,梁清光雷平人,何超汉凭祥人,许再兴万承人,梁坤崇善人,梁国奇雷平人。  

  中华民国三十年九月二十四日  

  王逊志敬立  

  附:日军入侵思明地区的暴行  

  民国28年11月8月(1939年12月16日),本邑第一次沦陷,历时10天。日军从北部湾登陆,占领钦廉,沿邕钦公路驱进,分兵沿邕龙公路西进龙州、路经思乐、明江、宁明二、三天。思乐县北江乡那怀村许茂春,北江圩黄家兴、何其余等,逃跑不及,遭其杀害。农历11月18日,日军由龙州退出复至北江圩宿营一夜,烧该圩东民房过半。  

  民国29年2月(1940年3月),第二次沦陷达10个月之久。邕龙公路县内路段及宁明至爱店便道沿途主要圩镇、村屯、均有日军盘踞。思乐县政府撤到九特乡,明江县政府撤到北宁乡,宁明县政府撤到陇瑞一带。附近群众,扶老携幼,逃入深山野岭或偏远山村避难。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2月22日正午,敌机空袭思乐县城,轰炸民团指挥部行营, 炸死班长1人,士兵1人,伤3人。宁明县城亦两次遭受敌机轰炸,第一次炸毁县城北面民房4间,炸死街民2人,伤数人。第二次炸毁河边码头。2月24日,日军焚毁思州民房33间;枪杀邓巨辉、黄儒邻、潭志刚、黄锡九、黄本生、黄徐氏、李黄氏等;抢劫牲畜、谷米不计其数。25日夜,焚烧思乐县署及四街民房400余间,火焰冲天,档案卷宗,公物民财损失甚巨。同年5月,日军于寨板村轮奸妇女,致死5人,连60岁的老太婆也遭蹂躏。在建临时机场时,毁田900多亩,拆毁民房4间,将木柱木板全部运走;同时抢掠民粮10多万斤,村民无粮断炊,饿死病死90多人。盘踞明江的日军,一次到凤璜、布乐村抢掠民物,强奸妇女,遭到反击,连夜派兵抓走村民6人,潘埋于一坑,至今凤璜、布乐村民对“埋人坑”记忆犹新。驻宁明日军去[浦][土]瓜村抢掠,妇女李氏逃避不及,被日寇捉到欲行强奸,李氏抵抗,以镰刀砍伤日寇,被寇杀死。30年,敌机轰炸邕龙公路北江路段上民用汽车3辆,车上的布匹、杂货全被烧毁。  

  三县沦陷期间,日军推行“以华治华”政策,网罗本地民族败类,建立日伪维持会,奴役人民。明江县维持会长何卓(东安乡海攀树人),宁明县维持会长罗圣全(宁明街人),副会长赵成甫(哨平乡人)。明江、宁明2县乡维持会未建立,日军势力所及的村反而建立了维持会。思乐县维持会几经酝酿未能成立,只有20个沦陷村(街)成立维持会。维持会为日寇征粮征伕,勾引日军到处抢掠。  

  思明3县在第一、 第二次沦陷期间,受害民户共11147户,受残害人口共68007人,其中受残害妇女36756人;损失耕牛2032头,被毁房屋8589间。其中思乐县受害2388户,受残害 15632人, 损失耕牛776头,被毁房1906间。明江县受害4477户,受残害24596人,损失耕牛596头,毁房6095间。宁明县爱害4282户,受残害27779人,损失耕牛660头,毁房588间。  

  民国33年11月至34年7月(1944年12月至1945年8月)第三次沦陷时,各县均建立日伪政府、日伪救济会(人民称之为狗仔会)、日伪武装。日军收罗本地民族败类充任伪职,邓锡享任思乐县日伪县长(思乐人),李红任明江县日伪县长(武鸣人),苏德承任宁明县日伪县长(城中镇人)。日伪政权依仗日军势力,为虎作伥,人民的遭遇比前两次更为凄惨。民国33年12月26日,伪县长邓锡享率日伪武装和救济会1000余人,围攻北江村,捉村民黄德明、黄汉初、赵武权入狱。3人约同越狱,二黄逃脱,赵武权被抓回,遭拳打脚踢,后被用铁丝穿透两手掌心,折磨死去,投尸河中。17日邓锡享率日军围北明村,捉莫如仕、陆飞和脱狱的黄德明之妻凌氏。用酷刑杀死莫、陆2人。强迫凌3次带往捉其夫不获,将凌轮奸后,拉到海渊村塘边,令其掘坑,以茅草扎双眼,坐于坑中,日军用刺刀割其两乳,然后生埋。民国33年冬,盘踞明江县左易村的日寇,把瘟疫疫苗注入牛体,牛瘟后传染到人,致使该村瘟疫流行,人畜死亡。凤和村岑桂廷被日军捉后,绑手锁脚,施烙刑,死去活来。后将其按倒在地,团团拖转,皮开肉绽,最后用刺刀戳割,凌迟惨死。民国34年,敌机2架轰炸迁隆街,第一次炸死街民2人,第二次炸死街民11人,炸毁民房54间。同年3月3日,思乐县北江乡三塘村一带,被日寇抢掠大小牛142头。3月18日,海渊街民邓秉荃,因疏散日久,生活困难,趁海渊圩期,返家一次,被汉奸发现,报伪县长邓锡享,邓怀恨秉荃曾联名控告其贪污渎职,便借机报复,诬他是侦探,羁捕入狱,秉荃死不供认。3月24日,邓将秉荃推出县城郊外,用大刀先砍下其两臂,再斩头颅,陈户暴露,不准掩埋。仇杀之惨,此为最甚。